唐朝三件进口货,曾在中国大赚,却帮中国赚足全世界的钱

我们爱历史11-12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自从海陆丝绸之路开通后,中国历代王朝,就成了古代国际贸易里的“吸金”狠角色。自家的商品只要一亮相,必然惹得各国“买家”们蜂拥而来,火热的外贸景象,甚至还叫古代中国收获了一强大绰号:银泵——赚白银,就像水泵抽水一样,源源不断涌来。

如此强大赚钱能力,自然来自古代“中国制造”的高品质,却也得益于火热背后,一些“幕后英雄”们。

比如,有三件唐宋年间的外国进口商品,就都在进入中国后,先后实现华丽转身,以其全新角色,成了古代“中国制造”畅销世界的强力助推。

一:印度沙糖

虽说古代中国制糖的历史,公认全球最早,但在隋唐年间时,印度沙糖却后来居上。当时小国林立的印度大陆,像样的寺庙,都会种甘蔗制糖,熬糖手艺登峰造极。比起当时水分多易融化的中国糖果来,学名“石蜜”的印度沙糖,不但有干燥易保存的绝对优势,且口感相当甜美。因此长期风靡唐朝贵族圈,连大唐皇宫都是年年砸钱买。但贞观二十一年,美滋滋吃”石蜜”的唐太宗李世民,却突发奇想:这么好吃的糖,咱中国人就不能造?

于是,贞观二十一年(647),唐太宗命王玄策为使者,率使团出使印度大陆达摩揭陀国,誓要学透印度的制糖技术。却不料达摩揭陀国发生政变,新国王悍然打劫大唐使团,惹得王玄策震怒,亲率使团奋起反击,一怒把达摩揭陀国杀的全军覆没。大扬国威的同时,“学制糖”的任务也没耽误。归国的使团留学生们,在唐太宗的宴会上大秀国产“石蜜”,《新唐书》形容“色味逾西域远甚”,漂亮反超进口货。

到唐高宗龙朔年间,当年杀得印度大陆哆嗦的王玄策再度出发,从印度大陆带十名制糖高手回长安,向唐朝系统传授了从把甘蔗汁熬成糖浆到加牛乳制成“石蜜”的全过程。唐朝的本土制糖业,这才渐成规模。接下来,就井喷了。

从唐朝年间起,火速流传的印度熬糖技术,与中国传统制糖业轻松融合,发展到明代时,中国人以领先全球的“黄泥水淋法”,造出颜色纯白的白沙糖,另外还有冰糖黄片糖黑片糖各种新产品。“水力榨糖机”等新技术也大力推广,产量自然空前提高。唐代时还是贵族专享的糖果,明清时早已充斥市场。当年唐太宗的突发奇想,换来这火热生产。

如此产量高质量好的糖果,当然也热卖国际市场。到了明末时,中国糖果不但已畅销东南亚数百年,而且漂洋过海到欧洲。英国荷兰各国的商船,每次造访都疯狂买糖。英国东印度公司动辄上万担的进货,沿海各省每年糖果外销,都在数万担以上。糖果,这款唐朝年间的“进口大项”,却已是航海时代,中国的出口拳头,甚至“糖户获利 , 亦不逊眠山千亩 , 芋娜封君也”。赚得盆满钵满。

与其说,是唐太宗的突发奇想,催动了这场持续数百年的产业变革。不如说,是“大唐学熬糖”这般热情的学习精神,叫世代传承的后人,实实在在尝到甜头。

二:苏麻离青

苏麻离青,是产在今天伊拉克地区的一种钴土矿料。在晚唐年间进入中国之前,它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就是“山寨”中国货。

当时的阿拉伯地区,常年不惜重金购买中国瓷器。但中国瓷器又贵又易碎,于是伊拉克萨马拉地区,“山寨”中国瓷器的风潮也热闹起来,就算造不出瓷器,也可以烧陶器嘛。萨拉马地区的窑厂,就这样雨后春笋般建起来。高价买来的中国瓷器,在这里变成了珍贵样品,当地的陶厂工匠们恨不得掰碎了研究,更把此地特产的钴土矿料“苏麻离青”当呈色剂,终于烧出了图案新奇的“青花陶器”,在西方风行一时。

以阿拉伯史料记载,晚唐年间时,许多阿拉伯商人,也把这种“苏麻离青”带到中国,作为订购瓷器时的样品参考。但聪明的中国瓷器产业,很快就从“苏麻离青”里找到了创意。河南巩县出土的唐朝瓷器碎片,已经有了一种以“苏麻离青”为钴料在瓷胎上着色,然后高温烧出的青花图案。到了元朝年间,这种“新图案”,终于变成了一种热销海外,且带动“苏麻离青”大量进口的新精品:青花瓷。

凭着元朝成熟的烧窑技术和釉下彩绘技术,元朝的青花瓷,已经实现了规模生产。明初的时候,由于战争等缘故,曾被中国大量进口的“苏麻离青”,一度在明朝境内绝迹。待到郑和下西洋后,“苏麻离青”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更上一层楼的中国瓷器产业工艺,也叫青花瓷产品突飞猛进。比起元朝青花瓷尚显粗糙的图案来,明朝“成化瓷”“万历瓷”等各色产品,图案或厚重或淡雅,却无不精细到极致。世界各国的买家们,看了就叹为观止。

于是,每一批“苏麻离青”进入中国,换来的就是中国瓷器一轮又一轮的“吸金”狂潮: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人,每年一度三分之一进口的货物,就是中国的瓷器。明末时荷兰东印度公司倒卖到欧洲的瓷器,巅峰时每年三十万以上。17世纪,欧洲大城市几乎都有瓷器商店。风格独特的青花瓷,更往往是欧洲贵族们的心爱藏品。一件瓷器,足以引得欧洲一掷千金。

这红火的贸易财富,来自“苏麻离青”的独特品质,更来自古代中国瓷器产业,曾经独步世界的核心技术——有技术,你家的原材料,就是我家的“吸金”神奇。

核心技术的“重器”意义,精美的青花瓷,就是生动诠释。

三:铁力木

自从唐朝起,古代中国一项火热的进口贸易,就是木材交易。

虽然中国本土木材不少,但气候湿润的东南亚地区,木材储量显然更丰富,价格比起中国木材,也常是优势明显。于是唐朝年间的阿拉伯商人,就有好些人专注于木材生意。宋朝年间时,诸如苏轼这样的大文豪,还曾掏腰包买船,组团去海外倒卖木材。诸如乌木花梨木檀木等海外木材,年年被大量引进中国,或是用于建筑,或是用于家具。产自越南的铁力木,也是其中一类。

不过,比起各类名贵木材,唐宋年间的铁力木,还是比较低调。但进入明朝起,一项新用途,却叫铁力木摇身一变,成了为中国外贸赚大钱的“神器”:造船。

其实,明朝的航海大船,从16世纪起,就常见“满身洋木头”。比如福建的福船,就常用“檀木”“麻梨木”等南洋木料,来制作舵和桅杆等关键部位。许多中国船只航行到马来泰国等地,还会专门更换由当地木材做成的桅杆。但要论航海效果最强大的,却还是先前低调的铁力木。

比起其他木材来,铁力木除了质量坚固外,关键是扛腐蚀能力强。特别是在大浪滔滔的海面上,以铁力木做成的舵杆,最能扛住暴风巨浪。南京下关出土的郑和船队舵杆,就是以铁力木制成。当年那纵横西洋的伟业,就是铁力木舵杆开道。

而从明朝中期起,不但明朝对外出使的封舟,舵杆要以铁力木制成。广东的“广船”,船身也是铁力木建造,以《武备志》形容说,广船的坚固程度冠绝天下,即使是嚣张的日本倭寇船,一旦和广船相撞,也必然粉身碎骨。如此独特优势,也叫铁力木身价倍增,大批铁力木木料,都要从印支地区进口,价钱常是国内数倍。

但这钱,放在火热时代,却堪称花的值。明朝中期剿灭倭寇,乃至著名的万历露梁海大战上,铁力木打造的强大战船,就一次次大显身手。杀得海上一片太平。而“隆庆开关”后,铁力木“武装”起来的中国船,更是呼啸而出。在那个“隆万中兴”年代里,这些性能优越且战斗力强悍的中国帆船,把瓷器丝绸卖到了世界各地。仅在马尼拉一地,每年就赚走西班牙人至少一百万比索银币。叫西班牙人发出无奈哀叹:我们的钱都流入了中国人的口袋。

比起那琳琅满目,一次次掀起热卖狂潮的中国古代商品来,明清年间默默升值的铁力木,还有铁力木撑起的强大海船,见证的却是航海强国的硬道理。

参考资料:《天工开物》、《中国之船》、《明史》、《中国手工业经济通史》

北宋三大给力时刻,见证宋朝辉煌,却也暗示国家衰亡

像袁绍一样创业,只能自求多福别遇见曹操

最新评论

  • 一定是同样的结局。明朝的海禁政策才是导致华夏文明落后西方,错过了大航海时代的根本原因。 领先世界的郑和船队,除了找建文帝朱允玟和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去七下西洋,然后就劈柴烧了这支船队,自费武功放弃了海洋争霸的机会。 要知道明朝的海盗汪直和郑芝龙在日本都是皇帝一般的待遇。要是明朝能像唐宋元一样对外开放,日不落帝国指日可待。 如果宋朝是最后一个朝代的话,我倒是觉得资本主义可能最先在东方出现。毕竟宋的商业和科技发展是政府鼓励和支持的。

  • 明朝的海禁政策是使中华错过了大航海时代,导致华夏文明迅速落后于西方文明。 领先世界的郑和船队,除了找建文帝朱允玟和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去七下西洋,然后就劈柴烧了这支船队,自费武功放弃了海洋争霸的机会。 要知道明朝的海盗汪直和郑芝龙在日本都是皇帝一般的待遇。要是明朝能像唐宋元一样对外开放,日不落帝国指日可待。 如果宋朝是最后一个朝代的话,我倒是觉得资本主义可能最先在东方出现。毕竟宋的商业和科技发展是政府鼓励和支持的。

  • 唐赚清炒股亏

以上为最新评论,头条 App 还有更多评论
我们爱历史

多名中国作协会员组成,在各大互联网平台共有350万读者。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