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地马拉政府没收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土地,中情局:推翻它

胯下风格手11-08 09:00

拉丁美洲历来被美国视为自家的“后院”,这里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美国实际上的保护国。美国长期以来与拉美国家形成的这种“特殊”关系必然引起拉美各国人民的不满和反抗。因此,就在“阿贾克斯”行动结束的几星期后,杜勒斯兄弟俩又开始策划推翻危地马拉的阿本斯政府。美国在危地马拉有一个联合果品公司,这个公司与英国在伊朗的英国-伊朗石油公司的情况大同小异。

美国果品公司在危地马拉拥有18.8万公顷土地,它还控制着危地马拉的海运、电讯、外贸以及重要的海港和铁路运输,是危地马拉最大的经济实体。与英国—伊朗石油公司所不同的是,它与危地马拉人的关系并不融洽,但在美国政府中有不少权势很大的朋友,包括杜勒斯兄弟俩。 1931年,联合果品公司与当时的乌比克独裁政府达成一项为期99年的协议,使果品公司占有的土地比包括天主教会占地在内的危地马拉一半土地拥有者的土地总和还要多,协议实际上免除了联合果品公司的一切税收和义务,甚至它的主要商品香蕉的出口税也微不足道

同时,联合果品公司还取得了无限制利润汇款以及对通讯网络和运输网的垄断等特权。当时为联合果品公司谈判这笔交易的律师就是约翰·杜勒斯。1951年3月,经过民主选举的阿本斯接替阿雷瓦洛,担任了危地马拉共和国总统。阿本斯是一名军官,国内政治权力掌握在军人手里,全国22个省长全部是军人。阿本斯继续推行前任总统提出的社会和经济改革,他的政府得到了国内共产党和劳工团体的支持。从1952年起,阿本斯实行了较为激进的“土改”,征用和没收了联合果品公司和大地主的土地,共计 55.4 万公顷 。

联合果品公司还剩下16.2万英亩土地,其中仅5万英亩进行了耕种。阿本斯政府提出付给60万美元的土地征用费,以个可流通的长期土地债券来偿付。艾森豪威尔指责补偿费是“不适当的”。然而,60万美元的数字并非凭空捏造,它是联合果品公司为这些土地忖税而自行申报的价值。联合果品公司则坚持25倍于政府的赔偿费。国务卿杜勒斯多次敦促阿本斯政府赔偿联合果品公司的经济损失,但阿本斯不予理睬,并拒绝将此事提交在海牙的国际法庭裁决。

为此,美国国务院在第一届美洲国家会议上指责危地马拉的“强盗行为”。而在这之前,中情局已经悄悄草拟了推翻阿本斯政府的方案。1952年, 杜鲁门总统批准了中情局代号为“幸运”的秘密行动。这次行动准备在尼加拉瓜亲美的索摩查家族的帮助下,使用美国果品公司的船只把武器弹药送给在尼加拉瓜流亡的危地马拉人和尼加拉瓜雇佣军,借用国外的武装力量来推翻阿本斯政府。美国的这一计划得到了多米尼加的特鲁希略家族和委内瑞拉的希门尼斯政府的积极支持。

当时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史密斯命令计划处西半球科科长 J·C·金上校具体负责此事。不久,副国务卿戴维·布鲁斯得悉此事,他认为这个秘密行动的计划不妥,违背了国际法,他说服了国务卿艾奇逊,由艾奇逊再去做杜鲁门的工作,让他取消这个方案。就这样,“幸运”方案被搁置下来。随着艾森豪威尔的上台,危地马拉问题再次提到议事日程来。艾森豪威尔认定,阿本斯的政策是不折不扣的“共产行为”。

美同驻危地马拉大使约翰·E·普里京向国内报告说,“据我看,这个人的思想像一个共产党,谈吐也像共产党,即使他实际上不是共产党人,在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出现以前,他也可以充充数了”。自从小罗斯福在伊朗的“阿贾克斯”行动得手后,国务卿杜勒斯就萌发了在危地马拉再来一个“阿贾克斯”的念头。他与弟弟艾伦·杜勒斯商量后,还是选中了小罗斯福,认为他已经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让他负责此事更有成功的把握。

但是,小罗斯福对在危地马拉搞的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的秘密行动并不感兴趣,他的兴趣已转向在阿拉伯和埃及将要发生的富有传奇色彩的政治行动。小罗斯福找了个借口,推托了这次的委任。无奈,杜勒斯兄弟只好再找金上校负责此事。金与小罗斯福的观点截然不同,前者更相信中央情报局在执行秘密行动时应借助军事力量。他上任后,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郊外的奥帕洛卡建立了“幸运”行动的指挥部,大约有100名特工人员参加。

金上校首先在距离危地马拉城不远的省会萨拉马市组建了一支200人的叛军队伍。然而,这支杂牌军在与政府军的一次短兵相接中,全军覆没。为此,金上校被免去领导危地马拉秘密行动的职务,改由计划处长威斯纳担任指挥。威斯纳分析了金失败的教训后,决定采用舆论宣传、破坏行动和派遣突击队员进行骚扰等综合方法来推翻阿本斯政府。

威斯纳把这次行动称为“胜利”行动。他派自己的忖手特雷西·巴恩斯协调各方面工作,并调中情局朝鲜站站长艾伯特·哈尼上校担任“前沿指挥”。哈尼是个反情报专家,在朝鲜战争期间,他在指挥准军事行动和突击行动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金上校对于自己被解职一事一直闷闷不乐,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于是他千方百计向威斯纳、巴恩斯、哈尼等人诉说,他的方案是最佳方案,只有同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合作,取得危地马拉军队的支持,才能推翻阿本斯政府。

金上校语气尖锐地对哈尼说:“如果你们认为避开联合果品公司也会成功的话,那简直是白痴的想法。”他还要求威斯纳对危地马拉军队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援助,这样,军队就会主动站出来,推翻现政府。威斯纳似乎有所领悟,他把金的这番话转告给局长杜勒斯,杜勒斯听后也觉得金讲的在理,可以作为参考,便去找国务卿商量,经过一番密谋后,杜勒斯兄弟俩定下了最后的行动方案。颠覆危地马拉政权的行动开始了。

最新评论

以上为最新评论,头条 App 还有更多评论
胯下风格手

世界上一成不变的东西,只有任何事物都是在不

关注